“能打”还会动脑,这个小蔡真“不菜”

时间:2020.08.06 109 字号


在蚕庄金矿有个“小蔡”,小蔡大名蔡伟林, 1米84的大个,240斤的体重,高大魁梧的他怎么看怎么跟“小”不沾边。熟悉他的人解释,因为平日里待人和善、谦虚随和,跟谁都处得都跟兄弟一样,称他为“小蔡”,透着大家对他的那份亲热。
       2015年来到蚕庄金矿的小蔡可谓“半路出家”。几年下来,虽然来矿的时间只有短短5年时间,但从一个“门外汉”历练成“老把式”,小蔡一步一个脚印,走的踏实从容。“好学、能拼、有勇有谋”,这是同事们给小蔡的中肯评价。
       刚到矿山之初,小蔡对一切都感到陌生与好奇。小蔡从一线学徒做起,跟着师傅学习采矿、支护、放顶技术,别看他长得五大三粗,但在日常学习经验技术中心细如发,对于老师傅传授的技术要领,琢磨研究的最彻底。不到三个月,小蔡便能独立从事排险、铲矿、放矿等“大活儿”。在此后的四年中,小蔡在班组中如鱼得水,迅速成长为一名技术娴熟、能打硬仗的“勇将”,在担任采矿班组长期间,出色的完成了各项安全生产任务,他也因此成了各作业井队竞相争抢的“香饽饽”。
       2019年,蚕庄金矿顺应安全生产形势,成立了充填车间。车间成立之初,领导在人员名单上,指名点了小蔡的“将”。从此,小蔡便有一名采矿工转为了充填工。
       岗位工种变换了,作业流程改变了,技术要求变化了,唯一没变的是蔡伟林对本职工作的高标准、严要求。以前所掌握的采矿技能为作为一名合格充填工打下了坚实基础,但在小蔡看来,干工作不仅要合格,更要优秀。为此,他刻苦钻研充填技术,不断提高技能水平,带领自己的班组一次次完成了高质量的充填任务。“别看小蔡块头大,干活的时候“抗造”,但关键时刻他也是张飞绣花——粗中有细”,这是班里的伙计们对小蔡的评价。
       一次,小蔡带班组封好了支护板墙,与往常一样,大家觉得这次的充填记录又将载入班组的光荣史册中。没想到充填作业时,板墙内的胶结料却发生了部分渗漏。这个结果给了小蔡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。什么原因造成的呢?小蔡对工艺流程进行了“复盘”,他反复对现场进行勘察,结合勘察情况,又详细请教了井队长、技术员和老师傅,探查原因。甚至下班回家,吃饭时还在用筷子比划着如何设计支护板墙。经过认真分析、综合判断,小蔡找出了“症结”:原来企业应用的细尾砂胶结充填工艺,用于充填的细尾砂粒度小,水分大,极易渗透惯用的单层板墙,造成渗漏。为此,小蔡反复论证试验,自主研发了充填双板墙工艺,“单改双”,通过双重防护,彻底杜绝了单板墙充填造成的边邦溢砂及底部返砂现象。在车间推广后,有效解决了因充填尾砂流入采场和巷道导致的文明生产问题,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认可。为了使采场结束及时充填,确保生产接续,充填工们需要不断穿梭于各中段、各采场,搭板墙、架管路,为安全生产保驾护航。在井下充填工作中,小蔡身高体壮既是优势,在某些方面也是“劣势”。对于有些环境狭小、位置偏远的作业地点,与个头中等的同事相比,小蔡需要付出更多的艰辛与汗水。
       前几天,充填车间接到了这样一项艰巨任务:井下一处工作面充填空区比较大,处于安全原因充填前打了两道板墙,为了不影响板墙质量,需要分三次进行充填把板墙压实。看似步骤简单,实则困难重重。到底派谁去呢?正当井队长派工感到左右为难时,小蔡主动请缨“我来吧”!看着胸有成竹的小蔡,领导信任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  来到作业地点,小蔡和徒弟两人对分层充填这个难啃的硬骨头发起了冲击。第一层充填结束后,小蔡俯身在充填面上,拿出“绣花”的细致劲儿,将编织布细细地铺好,不留一丝缝隙。当充填至第二层的时候,空间已经非常的狭小,小蔡庞大的身躯已经不能直起身子作业,只能匍匐在充填层上铺设编织布。工作时间一长,汗水便浸透了全身,身上也蹭满了充填料浆。稍事休息,喝口水补充一下水分,小蔡便重新投入工作。
        经过两天的艰苦作业,小蔡顺利完成了该地点的充填作业,用锲而不舍的毅力和克难攻坚的勇气啃下了这块“硬骨头”。比原定计划提前了整整三天,有力保障下一步的生产接续。
       在井队长的记工台账上有这样的详细统计:从事充填工作以来,蔡伟林主动加班一百余班次,搭建板墙170多道,可以说两年干了近三年的活儿。只要在作业场所,领导看见小蔡省心,同事们看到小蔡安心,经小蔡之手出来的活儿大家都放心。粗中有细、文武兼备,蔡伟林用实实在在的行动演绎了招金一线员工的风采,彰显了新时代矿工敬业奉献的内涵。“奥利给”,这个小蔡真“不菜”!(杨 涌  崔秀锋)

Baidu
sogou